人间声色

温情止于眉眼间。

这两天。

我和我妹妹绝交,我宠了八年的妹妹。

卜凡的事我对他失望透顶。

对姚景元心疼又无奈。

还有严浩翔,他的执着和被言论伤害后的装作无所谓。

我有点累,让我休息一下吧。


南城往事(上)

BGM:《kills  you  slowly》by烟鬼

WAR:主角死亡预警

CP:刘耀文  ×  姚景元

TIPS:我编的  谁上升我上谁





一 



“我不知道这是你离开后的第几天,我已经昏昏沉沉不知今夕何夕。但每天睁眼时脑海里还是你。我不会忘了想你。”



刘耀文醒的时候是下午4点。他梦到陪姚景元看电影,很久以前的记忆了。灭霸打了一个响指,姚景元的泪应声而下。他早猜到了套路,所以只是给他哥哥递纸巾。看到他没有停反而有越哭越凶的架势,刘耀文逗他:“再哭我就在这亲你了。”他不记得姚景元回复了他什么,他记忆里只有姚大哥慢慢涨红的脸和亮晶晶的眼睛。



刘耀文掏出手机,订了午夜场的电影。



然后他坐在床上发呆。他居然梦到了快十年前的事情。



电影院里放着狗血虐恋剧情。电影里的人说:“我们相处的时间太少了,少到我看不出你爱我。我们快和陌生人无异了。”



“耀文,你最近太忙啦。”电话里有姚景元抱怨的声音。



刘耀文腾出手来举手机:“哥哥,我这不是要挣钱养你么。”这是日常调侃,偶尔姚景元抱怨他都会这么回,通常这时候姚景元会回复“知道了,你辛苦了”。那一天姚景元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他:“你就没有别的话想说吗?”



“没了,马上到我拍摄了,先挂了……”



忙音隔绝了姚景元低落的情绪。等刘耀文跨出工作室的门,看着大街小巷的广告才发现今天是情人节。“我以为是明天呢。”他小声嘀咕着,也知道了他哥哥别扭的原因。情人节宣传早就有,他也接了几个广告代言,但是日夜颠倒的作息让他忘了具体时间。他立马打了个电话。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三个电话过后,手机屏显示的时间是“00:01”。



“啧,这可不怪我啊……”刘耀文心里有点烦躁。那天他到家的时候家里没有人。没有字条,没有惊喜,甚至没有人,他捧着路上买的玫瑰花不知道该放在哪。



吵架后的男女主分开了一段时间。电影快到了尾声。男主发现了女主与别的男生逛街,吃醋,生气,和好。



他们也一样。吃醋,生气。不过没有和好。



辜圣棵给他发了消息。“他在我家,你来接他。”后面是一串地址。他在一阵惊怒后下楼开车。



匆匆赶到后,他抬眼就对上姚景元没有波澜的眼。姚景元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着门口的他。像在看一个陌路人。



刘耀文想问他,为什么在辜圣棵家,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这样看他,还有,他错了,他能原谅自己吗。这些话现在都堵在了喉咙。因为和冰凉眼神一起到来的,还有一句没有丝毫温度的话:“耀文,我们分手吧。”





二 



“只有你,才是我的爱情。”



出道不久,有人叫他们一家四口,唯四等七的口号也象征性地喊了几天。其实挺像的,家长组是真的家长,刘耀文不清楚他俩什么关系,但管理层的威严是在的,叫家长也无可厚非。这样他和亚轩就成了亲兄弟,刘耀文觉得挺好。后来他才知道那些喊口号的人也站文轩CP。直男思路让他觉得困惑,粉丝到底爱不爱我,非要我去乱伦么。他想想那个场景,翻了个白眼。



姚景元看似有点多余。所以他就会浪迹在所有人身边。在他唱歌第108次对着丁程鑫甜笑的时候,刘耀文忍无可忍。他捏着姚景元的下巴,强迫他转头。“你看着我。”



“啊?”姚景元眨了眨眼睛,脸上写着困惑和无辜。刘耀文脸红着凶他:“我站在最边上,你不看我,我看空气啊?”



姚景元想象了一下,觉得是有点尴尬。于是他点点头。“我后面再看你吧。毕竟丁儿站中间,他也会单着的。”



“他有小马哥,你瞎操什么心呢?”



“也不一定非要小马吖……我,我也可以帮帮他。”



小姚同学这句话说的有些害羞。看得刘耀文火气直冒。他不知道他在生气什么。但就是很气。“姚景元,你什么心思啊?”



“你管我。”

“我还真的管定了!”



后来丁姚二人一起的时候,后面总跟着刘耀文。久而久之就习惯了。习惯这个东西吧,有时候真的可怕。



他们在鸟能拉屎的乡下拍了团综。



姚景元总是醒的很早,但因为冷,还是会回被窝里再待一会儿。刘耀文圈着他,两个人挨着也不说话。宋亚轩通常这时候会翻个白眼出房间。



姚景元总是在快要睡着的时候被刘耀文弄醒,有时候是掐一下腰,有时候捏捏鼻子。他拦不住他作乱的手,只能似撒娇般说一句“别闹”。他们能这样一直待着,直到摄像师进门打扰这满室温情。



有一次姚景元按住了他的双手,他只能用嘴。进退不得的他一口亲在了他的嘴角。这下两个人都愣住了。刘耀文耳朵涨的通红,半天憋不出话来。他感受到姚景元重重地捏了一下他的手,然后问他:“你干嘛咬我?”



对啊,自己本来就是咬人。干嘛这么害羞。这么想着又有点气。



刘耀文又咬了一口。



姚景元没什么反应,好像松了一口气,朝他笑笑就起床了。



“我是想亲你的。”在一起之后他们回忆那段往事,刘耀文气呼呼地说,“你却以为我在咬你。”



姚景元缩在他怀里懒洋洋地解释:“我没那么傻。不故意这么说,当时多尴尬。”他转头问 他:“不然你想对着满屋子摄像机向我告白哦?”



“又不会有人敢播出去。”刘耀文翻了个身,把他压在身下,“现在没有满屋子摄像机了。”



“你……唔……”





三 



在辜姚CP撅起的时候,刘耀文甚至想捶死辜圣棵。当然那只是一瞬而逝的恨意,后来自己缓了半天脸上也没什么端倪。



怪我。看见了三团一些认识的人,被分心了。在现场的时候他们那些甜蜜互动他一个都没看见,只是回去后他登录微博小号,熟练地搜索“姚景元”,后面跟着辜圣棵。那一瞬间的心情难以言喻。



好在后来他们没什么交集了。辜圣棵像他们之间的催化剂,当天晚上姚同学就被凶狠的少年按在床上亲。只能说是亲,那也不像一个吻。



姚景元从震惊到安静只用了几秒钟。少年的心思太好猜了,平时幼稚的举动此刻也有了注解。冲动过后刘耀文不安的看着他,他想逗逗这个小朋友。“你每次面对我总是很生气的样子,我明明对你很好。而且你又咬我。”



刘耀文有点无力,“你非要我都坦白吗。”



“不是咬,是吻。你对我是很好,但你对别人也一样,我不喜欢。”

“我生气不是气你,是气我自己没有让你动心的能力。”



“姚景元,我觉得我喜欢你。”

“甚至是爱你。”



姚景元看着他,不说话。刘耀文盯着他嫣红的唇,又覆了上去。“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当你默认了。”



“亚轩……洗澡快出来了……”姚同学象征性地踢了下他。刘耀文重重地啃了一口他脖颈,“你给我专心点。”



姚景元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这是什么霸道总裁的台词。







TBC




斯德哥尔摩情人(下)

狗血病娇ooc 谁上升我上谁

刘耀文×姚景元

霸道年下狼狗攻×温柔美貌人妻受

……我依旧没感觉到设定

景元视角

我今年17岁了。

对很多人来说是个美好的年纪,但对于现在的我,实在是不上不下很尴尬。仅仅比我大一点的师兄,他们的现在已是我此生追求的目标,然而我才刚刚出发。

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尴尬的。刚踏入公司,我带着新奇观察着每一个成员。有人给我介绍,粘在丁程鑫身边的是最小的弟弟,今年刚进入初中。他有着精致的脸,有点婴儿肥,很可爱。他似乎意识不到他的可爱,我夸他时还皱了皱眉表示不认同。“你要说帅。”他说的一本正经。

那个时候,他对我没有敌意,虽不熟悉但也没有故意疏离。……可惜后来我们成团了。到这里我有很多话都不想说,我不想再回忆那一天那么多明里暗里看向我的带刺的目光,本是惊喜的事,仿佛因为我的笨拙变成了一个笑话。

他的年龄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刺痛过我,我没想到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刺激我那么多次。

我在他跳舞的时候才发现他真的可以是“帅”的。不成熟的脸却摆着成熟的表情,顶胯是个色气的动作,但那时他眼里有点点深情,仿佛真的是一个懂得了“爱情”的大人。

最可爱的是他只有跳舞时是那样,平日里还是缠着哥哥们撒娇的小孩子。这样的反差萌吸引了我,我对他的观察比别人多了很多。当然这些思想都是我单方面的,观察多了,我自然有些糟糕的发现。他最喜欢向丁儿撒娇,虽然他不这么想,他也喜欢和宋亚轩聊天,一起打闹,两个小孩有我融不进去的氛围,他还喜欢和丁儿一起欺负小马……

你看,他喜欢那么多事,没有一样与我有关。

我也不太明白心里的失落是什么意思。我已经
习惯了剩下的小朋友的冷漠,也感动于小马哥丁儿他们对我的帮助,我却还在心中另一个角落期待那个小狼崽与我更亲近来匹配我对他如此热切的关注。

为此我也做过一些努力。一开始休息的时候我给他递水,他会面无表情地说“谢谢”。后来他有明显的不耐烦,我便放弃了这一举动。也许他奇怪我献殷勤的点,在我不给他水时还盯了我一会儿,然后气呼呼地自己去倒水。我连他生我气了都觉得他可爱,我想我是没救了。

在火锅坦白局之前,我其实猜得到他的心思。但他亲口承认的时候,我总觉得谁在我心上开了一枪。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脸上只维持得住僵硬的笑,我的心告诉我最好不要看他,但我控制不住我的眼睛。视线里他说完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我耳边还回响着他的话。

这个占据了我除了唱歌跳舞以外全部思绪的小朋友说:“……我不太喜欢景元。”

后面还有更值得伤心的,但我已经麻木了。他与我的亲近也是因为别人,他一定不知道我在夜里描摹过他的眉眼。他作乱的手骚扰过我的身体,我只觉得甜蜜,在他靠过来的时候拥着他入睡。他每日早上喝的牛奶都是我热的,与他偶尔对视我都会扬起笑容。这个被我宠着的小朋友却从来都不喜欢我。

我有点难过。我对我自己说。

在鼻子发酸时我及时低下了头。也许头埋在火锅里比较好,那些令我温暖的食物好过坐我对面的小白眼狼,哼。

但也不可以。我要应付摄像机,还有小马哥和丁儿的问候。“你们想什么呢……”

反正我已经什么也不敢想。

之后我消停了一段时间。刘耀文觉得愧疚,倒是与我亲近了一点,但我没有什么喜悦。他对我,总是有原因的。可以因为丁儿,可以因为愧疚,都不会是因为他想。我是个快成年的人了,不会连这个都看不清。

我主动吊着丁儿或者小马哥,但我不争气的心,不允许我冷漠的彻底。他阻止我拼命练习,没有一句暖心的话我都能对他笑成傻子。于是我们就这么僵持着过。

直到亚轩说他要恋爱了。我心中有惊涛骇浪,却只埋头在丁程鑫的肩膀,然后跟着人群起哄。他否认得着急,似欲盖弥彰。后来他觉得说不过,把话题引到我身上。“姚大哥都快成年了,你谈过恋爱没?”

素人时期的慌张心动都作废,因为我遇到了你。我对你一见钟情,再见已心痛不止。

当然这话我不能说,我看着他,脸慢慢涨红。我的心为你起承转合而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突然就觉得委屈。

再也不说喜欢你。“你们想什么呐,我哪有空恋爱嘛。”

END

斯德哥尔摩情人(上)

狗血病娇ooc 谁上升我上谁

刘耀文×姚景元

霸道年下狼狗攻×温柔美貌人妻受

……其实第一章看不出来设定



狼崽视角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被击中了。我承认我是颜狗,这并不丢脸,好看的事物总是赏心悦目的。他的脸令人愉悦,作为同事来说,这就够了。如果是要成为像老丁那样的亲人,他的其他方面还有待考量,可是我并不想和他牵扯太多,所以他只要有那张好看的脸,我就能善待他。

后来一段时间,是关于出道的腥风血雨。因为无法深究的客观原因,我们四个本该享受的荣光没有了。但还好,站在风暴中心的人是他,无形之中,他承载了很多人的恨。在我看来是他活该,德不配位,不被骂才怪。每次我带着似有若无仇视目光看他,他总是抬起头顺着视线找到我,然后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我,偶尔还冲我绽放一个带酒窝的笑。

……恨意也没有了,我只能躲闪着看别处。

好看的脸还真是犯规。

其实换作别人我会对他视若空气,但因为是他,我会在心底偷偷承认,我没办法把自己的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有很多次我盯着他被他抓包,我有一瞬间的羞耻,看见他的笑脸却有一种奇异的满足感。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这样的场景总是循环。

与此同时我还发现,我的老丁,好像很喜欢姚景元。休息的时候我想靠着队长,老丁却先把他拉入怀里。我看着他累极的样子,捏了下拳头还是挨着他坐下了。

他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但我知道没有,因为他熟睡了反而会半睁着眼。他的嘴总是微撅着,莹白的皮肤衬得唇色更加嫣红,我像一个变态一样盯着他的唇发呆。——他要是躺在我怀里就好了。我已经分不清我的醋意是因为老丁还是因为他。

有一天我落了作业在公司,即使想起来的时候已是半夜,我还是要去取。上了楼我惊讶地发现练习室的灯还亮着。我知道姚景元平时会加练,但我没想到他会练到这么晚。我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在他脚步踉跄还想继续的时候敲了敲门。他这才看见了我。他的脸上有显而易见的高兴,“耀文?你不是回家了吗?”

松懈后的他脱了力,差点栽倒,我及时扶住了他。我感受到他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我的心也跟着他抖。“你别练了。”我听见我的声音,语气冷漠。

“可是我还有动作不熟练……”他着急地起身。我把他按在我怀里,语气强硬:“你再怎么样也跟不上,别白费力气好么。”

他不抖了,情绪却低落下去,像个丧气的垂耳兔。我张了张口想解释我的言不由衷,然而我只是固执地抱紧了他。他……不会放在心上吧?我悄悄瞥了他一眼,看见他眼里氤氲的水气。“你怎么了?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他飞速地揉了揉眼睛,我看不清他有没有落泪,当他再抬头时,我已经看不出端倪。“你说的对,但练还是要练的。”他推开我站了起来,“这么晚了,你快回家吧。”他说话带着天然的软糯,平淡的话我竟听出了关心的意味。

“我拿了作业会走,你也不许练了。”我把他拽出了练习室,“今天是我值日,你别害我没关灯锁门。”这个理由太扯了,他加练老师都知道,要怪也不会怪我。姚景元像是没发现,跟在我身后一直笑。我被他笑得有点恼怒,回头瞪他他也不言语。终于把他送到了宿舍门口,他在关门的时候还带着笑意:“你回家早点睡啊,这个年纪晚睡长不高的。”

一直到临睡前我脑海内还是他带笑的脸,“你真是比我妈还烦。”我拍了拍头,钻进被窝。

隔天我问宋亚轩:“如果我长时间的看着一个人……就不是故意的,我是不知不觉会看他,我不看他的时候还会想到他……你觉得我怎么了?”

“你谈恋爱啦?!”他不可置信地大声叫嚷。

“你疯了?!!!”我比他还大声,“不可能的啊!”

他们三个都看了过来。“怎么了你们?”老丁带着景元走向我们。我有一阵作弊被抓似的心惊,可是姚景元只把脸埋在老丁的肩窝,好像没有关注到我。我讨厌他们的过分亲密。

“耀文好像有喜欢的人了……”宋亚轩声音越来越小,因为我在瞪他。听到这个,他终于有了兴趣,头离开老丁的脖子转向我:“真的吗?”我自动忽略他们起哄的声音,想着如何回答他。

“假的。”我迅速稳定好,面无表情地回答,“宋亚轩的话怎么能信。” “我说的话怎么不能信,你刚刚不是说……”很好,我成功地转移了话题,和亚轩吵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还是出声问他:“姚大哥都快成年了,你谈过恋爱没?”

也许是我cue的太突然,他睁大了眼睛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小马哥拦住了想逃走的他:“有还是没有,一句话嘛。”

“你们想什么呐,我哪有空恋爱嘛。”被围堵了太久,他脸红得像苹果,嘴巴习惯性地撅起,给语气增添了几分莫名的委屈。

真可爱啊,姚大哥。

TBC

天黑就打着灯笼去吧,有些路是必须要走的呀。

你不必言语,我从来都信你。

《Good Night》印象

关于《GOOD NIGHT》给我的初印象:

今晚的夜色温柔。筹光交错间有酒杯的脆响,手上忽明忽暗未燃尽的烟,印在别人白衬衫上的口红,和一双疲惫已没有波澜的眼。


我们有过激烈的爆发性的争吵,开始总是觉得痛,后来已经没有了感觉。现在我们之间只剩厌倦了。但是黑夜能掩盖罪孽,也能平息往事。我说不出其他的话,so baby have a good night,别辜负良夜。


今晚以后,我只记得你扬起的嘴角迷人的微笑,和初见时令我心动的眉眼。

亲爱的,再见。


(我错了,但这首歌真的有点夜店风)


这是忙内的战争

all洋预警  激情短打  都是沙雕段子 有灵感来自禽兽群  【ABO】设定  这个时期是不可能有车的

看直播激动了一下午嘿嘿嘿(我可能是沙雕本人)





坤音对外是3A加个未成年,未成年没分化但眉目间的锐气挡不了,抬眼勾唇时已有大A的风范。至于另外三个是不是真的A……有待商榷。反正木子洋不是。



你画我猜游戏标榜着默契,灵超可不希望输。第三个词语,他尽力比划。“商店?”“不对,商店一早上要干什么?”“开门?”“不是……”

此时有个突兀的声音插了进来:“营业啊!哎哟你笨死了!”

下一秒卜凡感受到了小弟的死亡凝视。他恍若未闻,向主持姐姐喊:“我答对了,是不是算我们分?”

一片争吵中只有木子洋皱着眉在想:商店一大早不应该先开门吗?不开门怎么营业?



“老岳,你举这个跳舞吧。”木子洋指着10kg的哑铃坏笑。岳明辉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底。老岳:不想睬。见人不上钩,木子洋转过去逗灵超,“小弟你能举起来吗?”灵超掂量着,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装个逼)。木子洋笑得像一只坏主意得逞的猫,继续挑逗:“是真男人就上!别犹豫!”

于是灵超走向前拿起了哑铃,憋着气假装面不改色,提到半路终于撑不住放下了。木子洋见好就收,带头鼓掌,“我小弟是真男人!”鼓了半天掌,发现没人应和有点尴尬。灵超:我可是你未来的大A,是不是真男人用你说?



“姐姐,甜蜜蜜单车是什么?我能不能换啊?”

“这个好像要两个人配合,你可以换一个……”

两个人?聪明小天使灵超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没事儿,我可以找我洋哥配合。”

“阿玉,你看那边多好看。”说什么不重要,灵超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重要的是,大庭广众之下直播的时候,他搂着他的哥哥,唱甜蜜蜜。

灵超很开心,卜凡就不开心,这么美好的时刻怎么可以没有我卜凡凡。他走上前与小弟进行了友好互动:捶打灵超胸口两次。



去台球室的路上,卜凡抢过了手机,“姐姐我来录,让我玩会儿。”卜凡拿着手机光明正大地靠近木子洋。“这是你们的哥哥。”过了半天,镜头里还是这位哥哥。

灵超推了推队长。岳岳:“凡子你在这拍谁呢?”(你可收敛点吧小伙子)

灵超说的有点讽刺:“我凡哥在自拍呢。”被抓包的某人有些不好意思,镜头转到弟弟身上,“我没、没有自拍,我在拍你后脑勺。”

走在最前面的木子洋:啊,台球室,我来了。



在台球室叱咤风云的木子洋正在激情解说。卜凡:我才不要看他,我只是在拍摄,我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手机。

“老岳你来试一下,我看着你。”木子洋指导队长打台球。卜凡立刻放下了手机,拿起台球杆站到队长身边。灵超心里嗤笑,假装不经意地挤了进去。“下一个小弟。”

“我要这样摆,保证万无一失。”

“小弟你这样不行啊,你会把白球也一起打进去的。”木子洋想把白球移开。卜凡拿着球杆激情参与,“有谁这样打,你要是摆这么近都不用白球了。”说着把黑球扫进球袋里。木子洋笑了笑,给灵超换了一个红球。灵超再一次把球摆的很近,本想换来哥哥温柔的教导……“你这样没有用弟弟……”卜凡笑着举起了球杆。

木子洋想拦着:“凡子你让弟弟试一试啊。”

话音刚落,卜凡把红球也扫进球袋。

岳岳:我只想冷漠地看着你们。



打完台球去办公的电脑室,木子洋率先抢了一个机位,灵超移了一张凳子安静坐在木子洋旁边。

卜凡开始搞事:“我来挑选几个幸运的网友封号。”工作人员挺心累:“我们只能禁言,不可以封号。”“为什么呀?那我作为网易的CEO可以给几位实习生涨工资吗?”木子洋对所有权力都很感兴趣。而灵超只想分开因为聊天越靠越近的两人。



“我真的被催过唉,我大学的时候我妈就问什么时候生孩子。”木子洋说的很诚恳,“直到我姐姐生了孩子她才不催我。”

工作人员:“那你怎么回答的?”

“我就说快了,让他们等着吧。”他得意地笑起来,没有意识到暴露了自己Omega的属性。是什么原因让洋洋妈妈催生呢?因为20岁以后的就是剩O了呀。

“催婚是被谁催?男朋友吗?”灵超很好奇。“不是,是父母。她没有男朋友啊。”木子洋印象里弟弟是个单纯的小孩,他乐意耐心解释。“没有男朋友怎么结婚?”灵超的大眼睛里疑惑更多了。木子洋哈哈大笑:“弟弟太小了,都不懂呢。”

“对不起我们太小了听不了!”卜凡站了起来,顺便把小弟从他哥身边拉开。

卜凡:我不管,我很小,我是二忙内。



小弟抓着哥哥的手,闻着哥哥身上极淡的信息素,对采访不太上心。木子洋却侃侃而谈:“你知道我以前是模特么,所以对健身啊身材管理这一块比较擅长……”

卜凡看着他们,出声打断:“木子洋你又吃不胖你在这里说什么!你又吃不胖!”岳岳拍了他一下,小伙子,太明显了啊。卜凡舌头打了个弯,“你、你们三个都吃不胖!这话题只有我有发言权!”

工作人员:“那卜凡来说。”

“啊?啊……就是那个……绿色减肥……”激动劲过去的卜凡在努力圆话。木子洋看不过去帮着说:“对,要合理运动。”

岳岳:这个环节我也不想说话。



“对于我和老岳就不是梦想这么简单了,当然对于小弟,啊……”木子洋余光瞥了一眼卜凡,“还有凡子那个年纪来说,他们是追梦。”

“谢谢洋洋!谢谢洋洋!”被cue的小凡凡喜形于色,换来了岳岳拍腿告诫。

恭喜卜凡囍提拥有三个亿的网易CEO木子洋的忙内认证。

灵超:眼前的黑不是黑,你的忙内不是真的年轻。



木子洋:今天也是忙碌充实的一天呢。(微笑)